宠物狐狸
当前位置:宠物狐狸 > 宠物资讯 > 文章内容
京城大三甲医院,惊现人类活体医学实验!
发布日期: 宠物狐狸    点击率:97
   宠物资讯

京城大三甲医院,惊现人类活体医学实验!

  4.明知是“一级护理”,患者又是使用的其功效是相当于吗啡100倍的“芬太尼透皮贴剂”,且患者既是“禁忌症”者、又是“肺疾”患者、还是老年“慎用者”、又是“首次使用者”,而初始剂量却超国家规定剂量的近5倍近5倍,超国内多数同行的近十倍!本应倍加的关注病人,密切关注用药后的反应及效果、观察病情变化和生命体征。 然而,医方医护人员依然束之高阁,麻木不仁,漠不关心。

(注:事发前,即日中午11:40左右,主治医师刘浩十分高兴地来到病房,告诉我妻子各项指标检查基本正常,过二、三天可以出院了的“好消息”后,又匆匆到前台喊来了几个护士,让护士把监测仪上的插头插好,并叮嘱护士:“你们几个要多留心多注意观察病人病情变化”,回头告诉我们:“你们家属也要多操点心,有什么情况及时喊护士,我回去休息一下,值班一天多还没有好好休息”(详见【天涯杂谈】·《妻子的离奇死亡·(续)》)。

若护理人员高度负责,恪尽职守,注意观察用药后的各种反应及效果,及时查看病情,发现病情,又如何能对患者出现的长期不正常“嗜睡”现象、持续走低的“血压低、浑身冒凉汗、尿潴留(腿肿、乳肿)、呼吸抑制”等症状,视而不见而听之任之;对患者家属的多次着急呼唤、提示充耳不闻,而导致恶性医疗责任事故的发生呢?  譬如:  3月3日12:30分后,我妻子的血压由之前的80/130汞柱持续低至60/100汞柱,且不断说些梦、“胡话”(谵语,专家告诉:这是芬太尼用药过量的表现症状,它在提示“中枢神经供氧不足”),喊来护士后说“没事”;  将近2点钟,恰逢护士换值日牌时,在上午打过吗啡又贴上一张/贴的芬太尼透皮贴剂后、几乎一直睡觉的妻子突然“一惊一乍”的半睁开眼睛大喊“咋没气啦?快给我换瓶气”时(实际还有半瓶多。 我们后来方知:那是“肺通气不足”的表现症状。 某专家说:肺通气不足,是体内已经缺氧,外边输氧是不管用的,输不进去),竟然熟视无睹;  3点30分左右,我突然看到监护仪上的血压显示为50/80多汞柱,叫来护士问是咋回事?(注:【肿瘤频道】“癌症病人止痛用药”:严重或持续的低血压,是“血容量过低”的表现)(注:实际也有护理人员擅自改变“医嘱”,撤掉扶正培本、益气升压的“生脉注射液”导致的因素)护士又叫来医生看了下监护仪,“没什么事,病人有点嗜睡,血压不算太低”,说完就走了(好搜网问答:嗜睡是“严重意识障碍”的早期表现,已接近昏睡);  4点多钟,我看见监护仪血压显示40/70多汞柱左右,我催女婿喊来了医生护士,她们仍旧翻了下眼皮,呼之不应,掐了几下人中穴道,我妻子才睁了下眼又闭上了(好搜网问答:此系已处轻度昏迷)。

之后,医生告诉我们“40多70多也还可以”。 我们又问“病人一直睡觉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不会”;“她头上从3点钟开始一直冒汗,头皮是凉的是怎么回事?”无语。 停了会儿告诉我们,“再观察下吧”。 我们哪里知道,低血压、嗜睡、呼之不应、冒凉汗、搔痒、呕吐(中午喝奶时吐了很多,有点撒到了被子上,她半睁着眼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看我没材料{本事}哩”就又睡上了)等等,已经是“死魔”找上门了,阿片类的药物吗啡、“过量使用”芬太尼透皮贴剂的副作用及相互作用,正在逐渐发挥着强大的麻醉“肆虐”作用。   天傍黑,快六点钟时,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又看了下妻子,只见她在深呼吸后出现了明显的点头症状,且头上大汗淋漓(呼一下气点一下头,专家告诉:是呼吸抑制状)。

我的二女儿也摸着她母亲的手说“怎么手这么凉?”说着边哭边喊“娘!娘!”,我摸了下腿脚,同样是凉的,推叫不醒(【好搜网】:这是“药物过量”引起的表现症状,提示患者已处“休克”状态);  同时发现右腿也已由中午前还好好的,下午却肿胀的与左腿粗细差不多,乳房也胀了起来(专家告诉:这属于“过量使用”芬太尼透皮贴剂副作用引起的“尿潴留”。

【医药不良反应杂志】:使用吗啡同时使用镇静药的患者中,尿潴留的发生率可由百分之五增效百分之二十),而后来问起熊姓主任“右腿肿那么粗咋回事”时,“可能是静脉血回流不好”!此时的监护仪显示血压39—60多汞柱左右。 急喊来护士医生,这时候才看到他们有点紧张(【好搜网】:已处“昏迷”状态)  为什么自上午十时左右护士给患者贴上“芬太尼”始,连续10多个小时内,护士既没有向医师“医嘱”提出“阿片类药物”的配合使用(注:吗啡、芬太尼透皮贴剂等,其“药理相互作用”可发生附加的抑制作用,产生肺通气不足、低血压等,是需要特别护理和观察的),其“相互作用”及“过量使用”的“副作用”会对患者造成严重后果,且在违规使用的疑问;又没有人关注病人产生“嗜睡”的原因,是“过量使用”芬太尼透皮贴剂及其“相互作用”在临床上副作用的明显表现;面对“诸多症状”,更没有及时提起对病人进行必要的检查和采取针对性的救治措施?直至晚11:20分钟后(患者去世前半个多小时),她们才想起来釆了点动脉血样去做“快速血气分析”(如上图片)(注:日23:20分“快速血气分析报告单”示:动脉血氧分压42·1,已示严重呼吸衰竭,漸近有生命危险,结果:40多分钟后去世)。   试想,如果她们在中午12:30分左右始,严重和持续的“低血压”时;睡梦中大喊氧气瓶“没气、”“快换一瓶气”时;浑身“冷汗淋漓”时(尤其明显的是头部);已明显出现“尿潴留”时(上午曾输过两瓶液体,一天都没有大、小便,另一条腿和乳部已明显肿胀);数次呼叫不应、牙关紧闭时(“人中”穴道都快被掐烂了,我在旁看着心疼地几次欲阻又止);出现“呼吸抑制”时(点头样呼吸状);严重肺通气不足,已“休克、昏迷”时,及时发现,就做类此化验,还会酿成“悲剧”吗?  尤其是,这张“芬太尼透皮贴剂”曾是自上午亲手给患者贴上去后至患者去世期间一直在值班的护理人员(下午是代别人值班),它不能说她不知道有这张“芬太尼透皮贴剂”的存在,它无论如何是难辞其咎的!  早在2007年,【不良反应杂志】董明芬专家就指出:“使用贴片从出现呼吸抑制症状到有生命危险会有一段时间(几小时到十几小时),病人发生呼吸变慢或叫不醒时,可以先撕下贴片,立即送医院救诊,···”。

  广安门医院医护人员们的这些怪象,不得不令人深思·······!  细思极恐,令人毛骨悚然!。

上一篇:“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简介 下一篇:南开税务深入调研瞄准企业痛点 助民营经济发展